女高中生第一次破苞av


文章轉自微信公眾號:說東道西

對于裝備制造業的人來說,討論數字化好像在“討論別人家的孩子”,因為,場景似乎都對不上自己的。這造成了一些困惑—一種無形的壓力帶給了很多企業,擔憂會否落后于時代。然而,又似乎一些并不懂自己的人在給自己出主意,無法給出合適的道路,這大概是當前數字化帶來的困惑。


01

裝備數字化是制造數字化的根基

在整個制造業,就實而論,裝備是個大投資,尤其對于一些比較傳統的行業而言,都是重資產行業。裝備制造業包括非常多方向,像機床工具、工程機械、紡織機械、印刷機械、包裝機械、風力發電、光伏設備、電子與半導體、鋰電。裝備行業牽扯到制造業的各個方面,每個領域都有大量的裝備制造企業來完成整個設備的制造,才能構建整個制造業。


其實,無論談及哪個制造業行業,都不可避免談及裝備的制造,芯片制造流水線由大量設備構成,而且占據了80%左右的工廠投資。汽車制造業同樣如此,但是,這卻是一個經常被忽略的產業。人們的傳統思想里一直都把機械行業理解為就是鐵疙瘩,就是機械加工行業,但是,裝備在過去的30年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遠遠超出了人們對它的理解,即使是在這個行業里的人都會驚嘆于它所發生的變化。

裝備實際上是一個復雜綜合體。裝備不僅指的是煉化裝置、高鐵或大飛機,而是廣泛的存在,它融合了機械、電氣控制與傳動技術、傳感器技術、實時通信技術、行業工藝;而且,包括了復雜的工藝算法、乃至人工智能。即使是機械,它也包含了非常精密的加工,就像機床,本身作為母機,就要比其它機器更高的加工精度,而材料微小的變化都會影響加工精度。更不要說光刻機這樣的頂流設備,它的復雜以及精密都超出想象。


這些機器的復雜性超出了大部分人的想像,人們都在討論什么產品會被卡脖子。對于不從事制造業的人來說,理解制造業其實并不容易。制造之所以難在于先得有零配件,然后是組裝,這兩個過程一個成型難,一個實現高品質穩定的一致性難,前者更看重技術的掌握,而后者更看重集成的效率。


總之,對于裝備企業來說,長期是利好的,這個價值是很難被取代的,國家要發展制造業,裝備作為基礎一環,必然是要被重視。


02

VUCA時代——數字化轉型發生的根源

從大背景來說,可以用VUCA來說明為什么要數字化轉型。制造業面臨著不穩定、不確定以及復雜性的增強,還有就是模糊性方向的問題,例如能源的發展鋰電和燃料電池就有競爭,在鋰電內部也有路線之爭,很多事情都具有模糊的特性,因為,在當前很難把握未來,這是因為任何時候我們認知世界都是有限的。

對于每個企業來說,數字化轉型,其實,就是要讓企業具備一種應對這種VUCA的能力,而使得企業能夠在這種環境中競爭中勝出—這是一種軟實力,而數字化—通過軟件、算法賦予這種能力,因為它具有靈活性、應對變化的能力,而且,可以低成本的方式應對這種變化。


03

打造軟實力——數字化轉型的目的

就像現在的俄烏戰爭、疫情都造成了環境的不確定性,包括這兩年芯片的供應問題、原材料的漲價,發生在全球的通貨膨脹,這都給我們帶來了非常大的不確定性,如何在這種環境里去生存,那么,就需要更為靈活的機制,以及靈活的策略來應對。


數字化轉型,是因為數字化能夠帶來靈活性,以及邊際成本下降的能力,這使得我們具有應對變化的整體能力。就像手機,它就通過不斷增強的芯片算力,將傳統的BP機、MP3、PC、掃碼槍、交通卡等等全部納入到一個手機中,然后通過軟件來賦予各種它各種替代原有設備的能力。另外,圍繞移動通信構建的微信溝通、交易平臺都實現了極低邊際成本優勢,增加一個客戶而不增加成本。

道理是一樣的,生產系統的基礎設施投資是固定的,但是,軟件能賦予系統更多的能力,而這些能力并不需要增加太多的成本。


數字化,就是借助這些開放的資源,攤薄企業的基礎設施成本,進而實現整體成本的下降。而在實現成本下降的同時,其數字化還具有非常強的應對變化的能力。這就像傳統印刷需要制版,而數字印刷則每個產品都可以不同,數字化使得生產具有了靈活性。


對于裝備制造而言:


(1)發揮軟件的價值,進而消弭來自硬件的成本上漲。就像我們使用WORD軟件一樣,大部分時候我們對WORD這個軟件的使用僅消耗了1%的能力。而PC硬件是一樣的,誰能更大的發揮軟件的能力,誰能更好的獲得額外的價值輸出,以贏得競爭。


其實,就現實而言,目前的硬件資源的能力,都是非常經濟的,因為,在芯片領域,性價比最高的反倒是最前沿的芯片,因此大部分芯片都是具有富余的能力的。


(2)通過提升更高的附加值,使得企業的產品與服務提升耐受度,就像人體身體健康,則對病毒的免疫力提升一樣。對于裝備企業來說,就是提高技術壁壘,讓自己免受惡性競爭的拖累,脫離苦海。在高處不勝寒的地方,你競爭對手其實也就少了很多。


(3)通過利用開放世界的資源,來降低自身資源的開銷。數字世界的優勢在于其邊際成本較低,這種資源,就能降低自身構建系統所需的成本。


(4)數字化是保護Know-How的最佳方法,因為,看得到的容易被復制,而以軟件形式存在的競爭力則不那么容易被復制。


04

裝備的數字化轉型的內涵

1.逆向工程到正向工程的轉型


數十年來,我們的裝備制造業都是以逆向工程為主,這是事實。一直皆是如此,因為,我們追求“短”、“平”、“快”,在一個快速發展的時代,如果我們像歐美人那樣按部就班的設計,自然就容易錯失市場,而今天,我們缺乏自主創新,缺乏對核心技術的把握,其實,都是這個過程的后遺癥。我們沒有掌握真正的系統的工程設計能力,并積累這個過程中的“錯誤”—試錯,其實,是一個探索的過程,探索的過程產生的知識,其實,不要認為錯誤就不產生知識,相反,錯誤是很大的知識,因為,它讓我們不犯錯誤。但是,我們沒有掌握這個過程中的錯誤,也就沒有掌握真正系統的知識。

因此,裝備制造業,首先轉型就是要實現正向工程,自主創新,這樣,我們才能談“數字化設計”。如果只是把設計改為數字化的軟件,買些工具,這不能稱為數字化轉型,這依舊是在走過去的老路。


2.數字化轉型是讓裝備具有應對變化的能力


應對變化,其實,道理很簡單,就是建模。在很多領域,我們的裝備其實都是通過人工的“試湊法”在配置參數,這往往特別依賴于師傅的經驗,但是,一方面,這樣的高級技師越來越缺乏,另一方面,依賴于經驗,對于大規模的生產而言可以承受,對小批量多品種就比較難—這個話題,之前我也反復講過,就是因為批量小了后,開機浪費使得不良品占比被放大了。

因此,數字化對于裝備,就是建模,通過數學方式將知識和經驗給轉化為可復用的軟件,這樣,就能夠讓機器具有對材料、工藝的變化的適用性。

為什么特別強調工業軟件—這是因為,它的核心在于“經濟性”,因為,知識只有被復用才能降低成本,邊際成本越來越小,而如果像很多工業互聯網都是“項目”,那么就無法具有這種經濟性,就會變得非常的高成本-而難以被復制。


工業軟件的本質就在于知識復用,而知識復用同樣為了降低成本。


3.裝備的數字化在于融入到生產中


裝備,以前從單機到連線,以實現全局優化,從局部最優到全局最優,這就需要設備具有數字化連接能力,開放的接口。


當這些設備被連接,并能夠上行采集、傳輸結構化數據,然后在邊緣計算側實現調度和策略后,又要具有實時的執行能力,這就是數字化要貫穿南向和北向數據的能力。而這個數字化,需要信息建模,以降低工程成本,否則,就像現在很多工業互聯網項目,它就成了“項目”而造成了對人力資源的大量消耗。就像前段時間談到某工業互聯網企業,人均產值僅30萬,而通常一個制造業企業,其單位人均產值如果不能達到200萬,就很難生存。而軟件產業,這個人均產值應該更高才對—因此,這種工業互聯網企業這么低的人均產值,不能不說是一種勞動密集型產業-其實,勞動密集型產業也不會這么低的人均產值。


4.數字化轉型,要獲得持續改善的能力


數字化轉型,是構建一種能力,讓企業持續去改善,數字孿生的意義也在于獲得持續改善,監測過程并發現問題,進而為改善提供方向,如果可以達到自動的這種改善,那我們說數字化邁入了真正的實現階段。


05

裝備制造數字化轉型路徑分析

1.專精特新裝備制造業的路徑


對于裝備制造業來說,專精特新是條路,這就是國家為何扶持這類型企業的原因。因為,大型企業必須依靠規模效應來實現盈利。而這導致了對于小市場的不經濟性。通常規模大的企業一般都是要么屬于像石油煉化、化工這種原材料加工及工業半成品企業。或者是終端生產企業,像啤酒飲料、手機、汽車這類都屬于消費端產品了,這個規模才能打。而裝備制造業,除了工程機械類企業,裝備制造業都不是很大的規模。


專精特新是裝備類企業的發展方向,因為,裝備制造業具有顯著專業性、垂直行業屬性,而且,細分市場之間的跨度還比較大,就像印刷機,凹版和柔版,單張膠印看上去都是屬于印刷裝備,但是,他們之間差別都很大,一般很少有同時生產這幾款機器的企業。即使是數字印刷,噴墨、靜電吸附類也是差別很大,即使是3D打印,其工藝不同,一般也都是細分市場很強。


因此,這決定了裝備類企業的專業性、細分屬性,以及規模等,必須走專業化的道路,差異化市場,在一個細分市場不斷打磨,精工細作,把壁壘建立越高,就可以穩定的長期獲利。


專精特新的定位也算是比較清晰的,就是在垂直細分市場扎實的落地生根,適合于裝備企業。


2.清晰自己的價值數字化時代的定位


對于裝備制造業,數字化轉型,就是借助于開放的資源來獲得自身資源的有效整合,進而,降低整體成本,獲得競爭力。無論是發揮軟件的知識復用,還是借助于互聯網基礎設施、軟件資源,更經濟的AI算力,來解決客戶的質量,成本和交付問題,都是數字化的能力發揮。那么,圍繞著自身的定位,去為客戶帶來什么樣的價值,根據這個的實現來選擇工具與方法。

裝備的數字化能力,包括裝備的穩定性、開放性連接能力、被集成到產線中的數字化能力、行業工藝Know-How、產品的生產廣泛適配性,以及能夠為用戶帶來的TCO降低。這些能力,可以借助于數字化來實現。關于數字化在這些方面能夠發揮的作用,已經有很多論述。


用戶需求導向的戰略定位—重新梳理一遍,如何能夠跳出今天的競爭?擺脫惡性的價格競爭,讓自己的企業走向康莊大道。這件事情其實不搞數字化轉型也是要進行的。


前面已經談到了裝備的數字化轉型內涵,那么,數字化轉型就是要清晰自己要提供給客戶什么,解析為在實現手法上如何借助于開放的資源來構筑自身的技術壁壘。


2.數字化轉型——工程研發體系的構建


任何數字化技術,都要能夠被有效組織,才能發揮作用,這就是研發項目管理的重點。技術,和其它資源一樣,如果不能被有效的利用,其實,也是成本高昂的。


(1)設計數字化,實現正向設計,自主創新,能夠具有高效的研發體系,來數字化產品,以讓產品具有靈活的變化能力。就像,傳統印刷行業轉向數字印刷一樣,數字印刷賦予了印刷獨特的靈活性,機器的數字化也賦予了機器靈活性,就是可以按照需要來組織。


(2)開發數字化:數字化的機器,就得開發可復用的模塊,進而來配置不同的設備,以融入到生產中。


(3)數字化運用能力:設備不僅能完成工藝控制這些核心任務,同時,機器也要具有融入到生產中的能力,并且,能夠為用戶的整個工廠連接與持續改善提供數字化支持能力。


3.數字化認知問題與人才培養


數字化是一種應變與創新能力的打造,或者一種軟實力的打造,因為,機器具有的自適應能力,以應對生產的變化。那么,這里就要認知數字化,它可以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。數字化并非靈丹妙藥,任何的轉型必須是系統的,而不是孤立的,僅在局部的問題解決不能獲得全局最優。


真正的專家,不會鼓吹一個技術,而是明確的指出在什么樣的場景用什么樣的方法,能夠獲得更好的經濟性。另一方面,任何技術都存在缺陷,問題是,創新在于融合,而融合又是最難的,因為,這需要跨界的人才,對問題的把握,以及合適的方法,甚至需要智慧—如何判定更好的方法?

就像建模能力,數據驅動建模與物理建模融合,可以發揮物理建模的低成本優勢,而又發揮數據驅動建模在隱性知識方面的挖掘能力,這就是要有清晰的技術認知能力。如何利用數字化工具平臺來解決技術的封裝,其實,要求具有機理、數據建模,以及懂行業工藝的人,如何缺乏就需要一個高效組織的團隊來協作來完成。


數字化轉型,更需要快捷的人才來構建企業的自身發展,越快的決策能力,越靈活的軟件功能模塊化,才能讓機器具有快速變化的能力。


所有事情,最終落腳點,一定是人才,認知數字化需要人才,構建數字化需要人才,實現數字化還需要人才,推動持續改善也需要人才。這里的人才,不是AI算法工程師,而是包括了工人、技師、工程師、服務、市場與銷售、研發設計的每個環節的人才培養,因為,木桶的容量取決于最短那塊板。





文章來源:微信公眾號——說東道西

2022年08月29日

上一篇

下一篇

裝備制造業數字化轉型路徑分析

添加時間: